2012年7月1日

「傑」安特,老闆

 敏祝回憶道:
仁傑在整個環島過程中,換過數次的內胎及補胎、又快又有率!每次車子一爆胎,大家馬上就叫老闆(仁傑)。幾天後(6/22)在台南時遇到OBT執行長炳煌,他對著仁傑說:「我投資你開家店好了!」仁傑帶著淺淺的微笑說:「不用了」!


 6/25,佳儀和仁傑在門諾醫院,等著夜間七點的物理治療。
佳儀:「環島結束後,你會想在OBT工作嗎?」
仁傑:「不知道。」
佳儀:「你不想在OBT工作喔?」
仁傑:「我想要做長期的,不是一兩個月的。」
佳儀:「長期的工作,就是不繼續唸書囉。如果是長期的工作,你想要在哪裡工作?」
仁傑:「捷安特!」
佳儀:「好啊。」
仁傑:「可是捷安特太遠了,在花蓮!」
佳儀:「……





毛說:我Yaba才強!

2012/6/26
單車隊抵達南澳,少年們抽籤分為兩組,工作去。五茂在甘蔗田裡除草,動作俐落。佳儀連如何正確拿鐮刀,都需要五茂示範,並說明拿鐮刀的力學原理。

佳儀:「五茂,你很會工作,除草這麼強啊!」
五茂:「我Yaba才強!他工作時,頭上有五隻蚊子在飛,都不管,繼續工作。」提起爸爸,五茂一臉驕傲,接著說:「我是我們家動作最慢的!」
佳儀:「你姊姊的動作有比你快嗎?」
五茂:「我姊姊是女生,不算。」
佳儀:「你們家就兩個男生,你跟你爸爸比,當然慢啦。這樣比,不公平啦!」
五茂:「對喔!」


 2012/6/28
環島回到龍潭,最終挑戰是,每個少年,在夜色中,得獨自從十八公尺高空往下跳(當然身上會綁著繩索囉!)

五茂自願第一個上場,迅速登上十八公尺高的柱頂,大聲說出自己的目標「讀完高中」後,毫不猶豫,往前一躍,像在山溪深潭跳水一般。

這兩個令人感動的畫面,沒有特寫近照,只能存放心底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2012/6/24
玉長公路,完成挑戰


2012/6/25
帶上頭燈,準備夜騎

2012年6月10日

尋人:6/14-6/28單車環島接力志工

哈囉,各位
6/14-628,少年on light的孩子們將要單車環島。


單車環島的主辦單位是OBT,這次的路線規劃和行前籌備,幾乎全由少年們自己包辦,OBT的專案人員佩儒在一旁協助孩子們討論。


兩年前在小薇的主責規劃下,我們帶孩子騎花東,後來我又參與五味屋的環島補給行列,這兩次經驗,使我傾向,少年on light的單車環島,如果加上補給車和隨隊攝影,會是更好的。


佩儒說,補給車能夠跟幾天就跟幾天,不勉強。雖然,我們相信這群少年的問題解決能力,他們遇到意外麻煩,能夠用沒有補給車的方式解決。可是,我還是覺得如果全程有補給車是較好的。這個念頭放在心底幾天,最後決定試試看,雖然找人所剩時間不多。


我們需要兩種人力,補給車的司機,以及隨隊攝影。可用接力的方式,不需全程參與。


如果6/14-6/28這段期間,你正好休假,衡量自己的時間可以參與,那麼,就在這份共用文件上(可點選),填上你的名字和聯絡方式。




又如果你有認識的朋友,可能對這個活動有興趣(主要是開車和攝影),也可把這訊息轉給他。


車輛的部份,至少會租一輛或借一輛全程參與的車。如果有兩人以上的司機,又第二人可以自行開車,也是歡迎的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
這是寫給志工們的內部信件,略做修改,放在部落格上。

2012年3月17日

我們要的是......

嚴格說來,這是一則「志工招募」文宣;認真細想,它要找的人,卻不是「志工」。


昨晚,寫了一點東西,關於「後勤補給隊」的召募可點選參考)。

 
志工召募,從2008年開始,經歷了多回。一次又一次的經驗,摸索出一些心得。這次的召募,在心底醞釀一個月。星期三從尖石國中離開,往竹東的路上,我跟涵說:「這次的召募文宣怎麼寫,我還在想。許多條件都不一樣了,但精神和方向是不變的,如何寫出從以前到現在一路走來一貫的精神,需要靈感。」


星期四,忙實習學校的接洽,爸爸的生日,花蓮那兒的一些討論;星期五繼續忙實習學校的事,跟姪女玩耍,帶狗狗去開刀,直到晚上,狗狗手術平安,回到家,開始文宣的書寫。


我們需要「人」,但不是「志工」;
我們需要「熱情」,而不需要「說教」;
我們將一起做些事,並不是「幫助」少年;
我們需要組織,卻沒有行事章程;
我們甚至不知道這樣作對不對,好不好,仍然踏出了一步。


這些在心底串流著的思緒,形成一篇「怪怪」的召募文宣。說它怪,因它並非一目了然;即便簡潔清晰,動念想要加入「後勤補給隊」的人,不容易給定自己一個固定的投身角色;「後勤補給隊」的聯絡方式,隱藏在某處,沒能即刻看見。這篇文宣「很怪」,字裡行間空隙,篩掉不少人。我們需要「人」,可是我們不要「正常」的人,尤其是「熱情、有愛心、想要幫助別人」的「正常人」。


怪怪的召募文宣,在這兒(可點選)。如果讀過,你有些領略和觸動,可考慮將召募文宣轉寄給你的朋友們,或是設法與「後勤補給隊」的召集人聯繫。

2012年3月16日

泰雅少年.夢想起飛~~後勤補給隊 召募中(2012/4~8月)




召募緣起

2010年夏天,尖石後山的泰雅少年,單車漫遊,從花蓮到台東。2012年,少年們將再次離開尖石,接受另一長時間的挑戰,參加台灣外展教育基金會「少年on light」培訓課程。(可點選)


為了迎接這個長達五個月的考驗,我們需要多一些人,組成「後勤補給隊」,一起為這些願意接受長時間挑戰的少年們加油打氣。

意象--「逆流」的泉源,來自部落


透過OBT的冒險體驗專業課程,讓部落少年的山林經驗和潛能,被開展和被看見,進而形成另一道「逆流」,潛入冒險體驗專業裡,為「體驗教育」注入不同的元素和思維。「後勤補給」一詞,意謂在前線作戰的是這些勇於突破主流教育框架的孩子。部落家長和我們這些「部落外」的人,能做的只是後勤補給,適時給予少年們必要的支持。


我們是誰?

我們是一群2008年便聚合在一起的人,起先,我們走進尖石鄉玉峰村馬美部落,成為孩子們的朋友;而後,緣份擴散,玉峰村的少年們,也成為我們的朋友。四年來,孩子慢慢長大,隨著孩子的轉變,我們聚齊的方式不斷調整。有時我們沈寂,有時我們活絡;經常被孩子們的生命情態感動,也因彼此生活場景的差異而生出困惑。然而,無論如何,「按照部落的呼吸與孩子們共舞」,一直是我們的引路晨星。


「後勤補給隊」要做些什麼?

在不攪亂各自生活(工作或學業)的前提下,用各種可能的方式,與夥伴們協力織網,支持少年們完成長達五個月的訓練課程。至於如何協力織網,需要碰面聊聊,一起腦力激盪囉。


加入「後勤補給隊」的條件

1. 讀完【關係與定位】(可點選)一文,看完「尖石少年----花東單車紀錄」(可點選)影片,被文章和影片觸動。
2. 不愛說教。
3. 願意認識泰雅少年,成為少年們的朋友。


決定加入

經過一些思考,決定參與「後勤補給隊」的人,請填寫這個表單(可點選)

2011年11月9日

【走入尖中】南神父與孩子們(2011/11/09,佳儀)

山上下雨,育涵和我直接上去女生宿舍。房間裡有三個女孩,純,環,珍。


在宿舍裡跟孩子們閒聊。女孩子們的話題圍繞在南神父。住在尖石數十年的法國神父。孩子們一提到他,一個個故事冒出來,即便是被南神父指責,孩子們的回憶仍舊是美好的。南神父很嚴格啊,他愛孩子,部落的孩子都知道。且到了國中的年紀,女孩子還各自可以嬌羞地說「南神父最喜歡我了!」南神父在部落裡,是出了名的飆車族,誰在山路上抄了他的車,他會破口大罵。孩子的規矩不好,南神父也會厲聲制止,管教孩子。


孩子們說了很多跟南神父有關好笑的事情。在彌撒期間的,在玉峰國小的。他們如何逗南神父。擔任輔祭的孩子們,對於彌撒的程序,熟悉。


突然,很想跟孩子們一起望彌撒,看看孩子們在教堂中的模樣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離開女生宿舍,看到雄與豪兩個男孩。豪第一句話跟我說「這星期我可以回家,因為要寫家扶的資料」。豪又說「脖子被掐,很不好受。」我問「跟誰打架了?」文豪說了一個女孩的名字。我和育涵異口同聲說「是女生耶。」感覺,豪說起脖子被掐,有一種微微的甜蜜。


豪躺在宿舍的長桌上,鐘響了,不肯起身。 看起來是平安,開心的。而連續兩週,他見到我,第一句話總是說著「回家」的事。

離開尖中,我跟育涵說:「南神父在彌撒,在上課時(他會到小學給孩子上英文和道理課)也是嚴格的,對孩子要求高。可孩子們知道南神父愛他們,是靠近他們的。 」南神父跟許多嚴厲對待孩子們的大人不一樣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今晚,走進去尖中的宿舍,對於住宿生與「家」,有了一種深沉的,找不到適當話語的感覺。這些孩子,這麼小就離家住校,且從小學便開始住校。沒有「家」,或不常「回家」,是這些孩子從很小就開始面對的。今晚,格外感受到這些孩子的獨特與勇敢。

2011年8月26日

獵人營:「知行合一」(2011/8/26,佳儀)

離開哈盆後(獵人營),有幾個小故事,想要寫下,放在心底。



這個故事,在哈盆的第二天晚上,我曾經跟同行的夥伴分享過。那天下午搬木頭時,阿布拉幫我把過長的木頭折成兩半的故事。


原本,我打算等九月,比較不忙時再慢慢書寫的,但今天晚上,牽著狗狗去散步時,閃過下午讀到的一段話,便好像想通了什麼似的,搬木頭的故事,得抓時間記下,要不¬然時間一久,一托,可能會逐漸被遺忘。


下午,我讀到一段文字,王陽明<傳習錄>裡的文字,說著知行合一。
知行合一,大約從國中就開始聽聞了;極為簡單的道理,卻在學問的論述上,顯得深奧。而阿布拉與我那段搬木頭的故事,正好是一個對照,阿布拉用他的身體的知道,活出了「知行合一」;我則「知而不行」。


獵人營在山中的第二天,中午吃過飯後,斗笠(帶隊獵人之一)帶著一些人去搬木頭。山中獵寮的生活,亟需木頭。木頭用來烤火,煮飯,煙燻食物,製作生活中必須用到的工具,矮凳......


我走得慢,穿過濃密的黃藤,走在最後。身子偶爾被黃藤給刺著,因為走得慢,還以為自己是否迷路了。後來,看到一些人在前頭等著斗笠和仁傑清理不需要的樹枝。我心¬想,自己走得慢,乾脆先回頭,免得等會兒耽誤其他人搬木頭的行進速度。我挑了兩根不算粗的細長木頭,長度,約有三米吧,拖著往回走。


試著幾種拖曳的姿勢,起初,穿過會把人卡住的黃藤還不困難。只要我使力往前拉,木頭便可以通過黃藤的纏絆。可走沒多久,難度越來越高了,有時是轉彎角度的問題,¬三米長的木頭,根本轉不過來,它可能不是被黃藤卡住,而是被附近的樹木擋住了。


我知道,都是木頭太長的緣故,可我還是想要「用蠻力硬闖」。硬闖,還是可以過關,只是,得花更多的時間和力氣。這麼折騰著,後方來了阿布拉,他肩上扛著很粗的木頭,我擔心檔到他的去路(木頭重,對他而言¬,迅速通過,是最輕省的),先把我自己被卡住的兩根細長木頭放下,告訴阿布拉「你先過吧」。阿布拉看著我的狼狽模樣,說「把它折斷就好啦,我幫你。」說時遲那時快,阿布拉迅速地把扛在尖上的粗重木頭卸下,手腳靈活地幫我把兩根細長木頭折成四小段。然後,他揹起木頭,又繼續往前走¬了。


三米長的兩根木頭,折半為一米半,對我而言,輕省許多,被黃藤絆住,或是因為角度問題無法轉彎的困難,瞬間化解。剩下的唯一困難,就是自己的腳被黃藤給纏住,但¬這已經是小問題了。


搬木頭,在茂密的樹林間所遇到的困難,我當然知道是因為木頭太長了,我的腦袋清楚知道啊。如果木頭變短,困難可以減少大半,我的腦袋也知道啊。可腦袋的知道,依¬然停留在腦袋,直到阿布拉趕上我,做了一件對他而言,連想都不用想的事情,便幫我把問題給解決了。


把這則小故事,跟王陽明的「知行合一」連結起來,也許有人會覺得牽強。不過,換個角度想,牽強,是因為還沒說清楚。 想想「心靈史的救濟」一文中,提到的「野地裡的獵人」跟「有知識的瞎子」,跟搬木頭經驗給我的體會,好像更貼近了些。 然而,這麼說著,好像又有些簡化地把一些想法給二元對立了起來。它不應該是對立的,就好比「傳統」不應該是靜態,可被指認的東西。但那是什麼,可能,需要更多的故事,更多的經驗(大家各自有不同的經驗),慢慢拼湊,然後,那「知行合一」極為簡單的道理,才比較容易被人明白。

2011年8月2日

玉峰生活營--放手,等待

暌違了兩年,終於回到了尖石玉峰,有一種鄉愁,一直留在這兒。



之前若不是參與夏日學校,就是去馬美當志工,前者有著既定的課程安排,後者則時間極短也無法好好安排。此次上山,早早和孩子說,讓他們當老師,帶領我們去認識他們的山、他們的溪,他們的家,隨性地上了山。


沿途說不完的回憶,之前自己也常騎車或開車往返著山上與山下。尖石國中下的萊爾富,是巧遇熟人的聚集地,那羅部落的小商店,曾和五毛及育德在那逗留。半山腰的小商店,門口變得寬闊些,風之谷大石旁,多了一棟外國人的度假小屋。快到鞍部前的大轉彎,可以回看那羅部落,總愛在那停車拍照。


進入鞍部前突遇大霧,我老馬識途地告訴大家,放心,過了馬美李埔叉路,大霧將會散去。果真,一過叉路,霧散雲清,陽光灑下,山一層一層往上疊,玉峰山谷盡收眼底,好美!


過了鞍部就打電話給五毛,他和我們約在充滿記憶的玉峰國小,我站在瞭望台,看著~

他的摩托車從遠處的山路往國小移動,想起那時總等待他的摩托車聲在山谷迴盪而來。


他騎著新的打檔車之帥氣,讓我也燃起學打檔車的興致,其實曾經在七星潭的海邊學過,但卻遺忘了。跳上五毛的車,到了較為平緩的地形時他讓我學著騎,他讓我坐在前座,他從后座示範一次換檔後,就讓我自己試著換檔起步......不過那離合器的感覺一直抓不到,不斷的發動又熄火。超有耐心的五毛,有從后座拉著我的手換檔起步一次,


他說:「這是一種感覺,要剛剛好。」

我著急地問他:「是我油門放太慢還是太快嗎?」

此時毛和軒兩人帶著笑意說:「不能告訴你啦!要自己抓感覺。告訴你太慢,你就會急著催,說太快你又會拖太久。」

突然有種醒悟,個性急驚風的我,常會直接告訴學生、甚至要求學生用我的「技巧」學習,說很多卻又氣孩子做不到,是阿!關於學習,應該如此,讓學生去失敗,而老師僅需要在緊要關頭拉他一把,這才是真正的有趣的學習,不過,這需要多大的耐性阿?像我,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終於學會騎打檔車(雖然還不甚熟練)

在尚未成功前,五毛嘲笑著我說:「奇怪,離合器和油門本來感情很好的!怎麼你騎時,他們就要離婚了?」

接續著,孩子帶著我們夜晚在群山圍繞、滿天星雲星空下,伴隨淙淙流水聲中,教導我們如何抓蝦,試著教著不會游泳的伙伴們鼓起勇氣下水,學習游泳。這讓我想起之前他們在教導我許多山上技能時,總是保持著「放手、等待」的教學態度與耐性。

那時還沒有竹橋和步道直通瀑布玩水區,只能在溪中亂石中上爬下跳,偶爾溯溪往上游走,剛到山上的我,當然沒有孩子一樣,有著像猴子般靈活身手,那時也是毛教我爬過重重大石。

在第一次進去時,他替我背著單眼,走一步等我一步,適時給我援手拉我上石頭;

第二次進入,單眼依舊他背著,然而他只在比較困難的大石上,抽煙等著我,玩味般看著我汗流浹背地在亂石中穿梭,不斷地失敗滑下或是跳不過而掉入溪中,直至到困難大石時,才又拉了我一把。

第三次進入,他阿!連單眼都不願意幫我背,叮叮咚咚地,身影就這樣消失在亂石中,當時阿!其實緊張又生氣,但也只好拼了命的往內爬,在大石頭那兒,摔了一下,拖鞋還掉入溪中,差點被沖走。那時還下定決心進去之後,絕對不要和五毛說話了!沒想到,五毛竟在山路入口看著我、等著我,當我看到他時,他丟來毛巾要我擦擦汗,不太在乎地說:「你是我認識第一個自己爬進來的姆幹(平地人)喔!」

原來阿!孩子們的教學,不只是需要放手的勇氣與等待的耐性,還有很深的信任,信任學生「一定」做得到的、「一定」能成功的信任感,而老師的信任感,我想也是學生的信心的重要來源吧!

這些孩子也許需要更多的信任,信任他們在錯誤了,會有再站起來嘗試的勇氣。需要更多的空間放手給他們失敗,因為失敗之後,他們一定會學著去成功。需要更多的耐心,等待他們成功時,給予真心的讚美與回饋。

謝謝他們,又教會我好多事情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這是小薇寫的......

2011年5月25日

【Mami記事】20110522 Mami Sun. afternoon record(蕙婷)

前往的有:偉廉、桓佑 & 蕙婷
探望到的孩子:從中壢一起上車的文豪、約好在竹東碰面的阿布拉,以及劉家害羞到底的孩子們。

這一趟,真的很謝謝偉廉開車一路接送我們!

謝謝偉廉的娃娃車
偉廉的第一站,是到中壢接桓佑和期待願意同行的文豪。所以,到第二站林口輪到我上車時,很開心看到有文豪在一起。而且,文豪真的長高好多、好多喔!整個人抽高之後,看起來都不一樣了吔。(偉廉說,長得有點像王力宏,文豪偷偷的很開心喔)真是讓我感嘆時間在孩子們身上的神奇阿!

阿布拉,你說的「尖石」到底在哪裡啦?
其實,那天我整個人因為睡眠不足的緣故,一直呈現「上車不久就想睡覺」的欠佳狀態。好在有桓佑和偉廉的包容,所以快抵達竹東時他們已經跟阿布拉又再次聯繫上。只是,阿布拉毫不意外的並不在原本約定的地方(但我在林口剛上車不久時,有跟他電話確認過,心裡是有個底的啦)。只是,為了要接到他,我們花了些許力氣找尋他口中的「尖石」正確位置。主要造成搞不清楚地點的困難點有二:(1) 阿布拉手機些微故障:只能使用擴音功能通話,更不容易聽清楚他講的話。(2)我們與阿布拉對「尖石」的地理定位不大相同。但總之,以後我會記得阿布拉這次說的「尖石」,是指尖石派出所附近啦!@@..至於下次還會不會是一樣所在,就不知道了喔。

大家會不會好奇,阿布拉為什麼失約呢?他阿,之所以沒能依約在竹東麥當勞出現的原因是: 早上阿命帶著德偉,邀他一起去尖石唱歌,且說「不會去很久」

老地方的遲到午餐 and 邁入青少年期的文豪
後來,我才發現這一趟只有我一個女生,是一個小缺點。因為,文豪幾乎開口閉口講的應答或字句,都離不開「情色」!其實,我一直尷尬杵著,因為有時候連阿布拉也幫腔。雖然,我想這或許就是男生們在一起時會有的對話,但還是讓我非常不習慣;甚至跟他們說「下次我不要來了!」直到,我正經的跟文豪說「文豪,請問你想當紳士嗎?」。『嗯!』。「那紳士是不能在女士面前講這些話的喔!還是,你原來不覺得我是女生阿?>.<」尷尬的情況才稍稍趨緩。





很顯然的,文豪正處在對「性」有極高的關注之中。關於正確的性教育,這部份可能就有勞男志工老師的關心、陪伴和合適的引導了(親愛的桓佑,我特別在指你喔 ^_^)!請把他帶往「當個紳士」的方向去,好嗎?拜託你們了,紳士老師們!

而關於阿布拉,話題大多在他新認識的台中女孩上面。阿布拉是透過網路認識這個女孩的,是個在讀夜校的女大學生,白天在逢甲附近上班,阿布拉去找過他一次。也因此,阿布拉跟住逢甲附近的桓佑,很有話聊喔。倒是,對於我所關心的阿布拉的,在外展on light的學習生活,也很開心聽見他對那裡確實的喜歡(阿海老師,真的是很大的因素)。而原本他「棘手」的機車貸款欠款問題,居然也在他其實沒去打工的情況下,解決了?!(本來阿布拉跟我說,他要暫停去外展,先去賺錢還機車貸款,但後來顯然他並非這麼做到。所以,我還是不明白他後來怎麼把錢歸還的?)

還有,當我們為了躲避內灣的塞車朝而繞道走山路,因此望見沿途寬闊的溪邊與平原而讚嘆時,阿布拉說「老師,你們哪時候可以不要這麼來去匆匆阿?哪時候可以來辦個烤肉阿?就帶你們來這裡阿!!」辦烤肉的這件事情,阿布拉那天提了數次。當然,主辦人是志工老師們,阿布拉是承辦者摟。雖然我不喜歡吃烤肉,但想偷偷的說,「很期待呢。」


劉家跟好久不見的文豪
飽足一頓之後,大方的帶著文豪進門啦。劉家的孩子們,哈密跟明顯也長高的黑豹都還是一樣的害羞,但是當他們看見文豪,可以很明顯、輕易的感受到他們彼此一直存在的深厚情感喔。

劉家阿婆和阿公也都在,阿布拉一回到劉家之後,就窩在阿婆房間裡看電視了,而我們因為不好意思待在房裡,所以就在一樓客廳自己坐著聊天。文豪跟哈密、黑豹則在外頭一起騎單車,彷彿回到從前的樣子,玩得很自在、開心。似乎,這時候可以比較感受到沒有太多保護色的文豪!因為,他還主動幫忙去載走路去買蛋(可是沒買到)回來的阿妹妹。





五點離開
在半小時前跟文豪說好五點要離開。離開前一一道別,所以也才跟忙著用電腦聊天的阿妹子談了一下話,她主動給我看她心愛的男友跟她那甜。度。很。高。的照片喔。
突然發現,這些孩子正在用一種我趕不上的速度長大吔。那我自己呢?



以上紀錄如有不足,還請偉廉、桓佑幫忙補充喔。

蕙婷敬上

2011年4月25日

【Mami記事】20110423(偉廉)


上週佳儀打給問我是否可以找時間跟仁傑彈吉他, 今天我剛好有空可以到仁傑家找他們.
仁傑拿著曜誦給他的吉他感覺十分開心, 表現出決心要練吉他的樣子!
就這樣我跟仁傑, 文雄就一起彈了吉他, 文雄說他在學校也有碰吉他,
所以顯得一點也不陌生. 這是自從去年暑假騎單車後, 這麼一次可以
近距離的跟他們兩兄弟相處, 看看他們的改變, 除了一樣調皮之外,
仍可以嗅到一點的成熟, 很難具體的形容, 但就是有點不一樣.




為了準備5/1竹筍節的樂團演出, 德偉在尖石國中練團, 所以我帶了仁傑文雄雪珍雪香一起去尖石看德偉, 蠻多人在圖書館一起練團的真熱鬧! 我問了文雄他也說他們熱舞社應該也會表演, 很期待他們5/1竹筍節的演出.後來也到附近找了德華, 德華在機車行修車. 畢竟他在上班也沒辦法跟他多聊, 但他看起來心情不錯.

仁傑有提到今年暑假還要去哪裡玩?他說他還是想騎花東, 但是不一樣路線, 是海邊的路線. 文雄好像也沒意見, 但女孩們說好累喔要打工之類的. 可見他們心中多少還是有一點期待的吧, 我想~

仁傑有提到他要畢業了, 不知道要不要繼續唸書, 又開玩笑說要做壞孩子
阿妹子還跟他說什麼都可以碰 就是不能碰毒 .
阿妹子則是想從原本想學美髮變成餐飲.
總之可以從他們身上聽到他們對未來的一點想法還蠻欣慰的~





















後來跟孩子們去吃東西, 看他們聊天打鬧蠻開心的, 就在離麥當勞不遠的地方
他們想到了玉環可能在附近(在玉環姐姐的家?), 所以大家就一起去找玉環,
在那邊還看到了偉偉, 偉偉在看電視, 感覺他蠻開心的看到大家一起來, 尤其
是看到他兩個兄弟, 他還問我仁傑文雄有不聽話要跟他說 !
玉環則是變得大方了許多, 不想以前那樣害羞, (以前去馬美他都會躲在家).
後來大家一起去逛竹東夜市, 德華也下班跑來晃.
就再我要離開的時候, 仁傑主動提醒我要記得印譜給他, 讓我有點意外, 因為我都快忘了, 我想這一件事他今天一都放在心上!

很開心跟小孩相處一點, 簡單紀錄一下
下星期會再去參加他們的竹筍節
偉廉












2011年3月3日

【Mami記事】20110219 Mami Sat. afternoon record(蕙婷)

前往的有:佳儀、育涵 & 蕙婷
探望到的孩子:本來找不到人的阿布拉、踏實工作的偉偉,以及在汽修行上班的德華。

找不到
出發前夕由於已經數次聯絡與提醒了,所以當日沒有再跟阿布拉聯繫,卻接到佳儀電話說「聯絡不上阿布拉」,甚至,連劉家的孩子也都不在(家門鎖著);直到佳儀打電話給曜頌,我們這才知道當天是所有中小學的補課日,孩子都上學去了(離學生生活太~~久了!>.<)。然而,沒聯絡上本來已經說好要碰面的阿布拉,覺得有些可惜。(後來,三個女生轉而去吃了一頓悠閒、恣意又暢快的午餐喔!)

峰迴路轉與阿布拉的工作
後來,想起可以打電話給偉偉,也順利聯絡到他。這才知道原來偉偉帶著阿布拉一起去上班,正在幫某種零件上漆的工作。於是,我們變驅車前往,也如願的看到他們兄弟兩。另一方面,如同佳儀在論壇「有靈魂的工作」當中所提及的,當我們表明身份後進門,老闆娘便先跟「老師們」針對阿布拉「不妥」的工作態度打小報告。

那是一個有很多泰雅朋友的工作場所,裡頭有著偉偉熟識的長輩和夥伴,從偉偉主動要分享他們指定的麥當勞晚餐看來,那應該是個照顧他們的長輩。那時正好是吃飯休息時間,但依然可以看見有其他同事仍工作著;於是,我們一邊跟阿布拉、偉偉聊天,也一邊觀察那個圈子裡,不同角色所釋放出來的,友善與不友善的氛圍的緣由?!

偉偉
偉偉,持續且穩定的工作著;而阿布拉,自從他「無預警」的(對我來說)轉換工作、下山之後,其實我還沒能全盤的明白他近日在竹東的生活狀況,加上一開始接觸到的消息,就是「阿布拉已經兩天沒上班了。」這類的消息,所以直覺上難免有擔心。總是,我們容易很直接的把「對工作的責任與盡責」擺在優於任何其他理由的位置,畢竟這是我們認定的職場倫理和合適的態度;然而,經由佳儀反思的提醒,會不會對於阿布拉這樣的孩子來說,我們除了工作責任的提醒外,可以多有一分「理解」呢?理解他的那份「在意」?
為此,我回想著過去有的對話片段,當時並不明白,但透過佳儀的訊息再次拼湊,我才想起並試著瞭解阿布拉一直還不願意告訴我的一些糾葛。

真的,他真的很在意阿!!

當偉偉和阿布拉快結束晚餐休息時間,我們並起身離開了。阿布拉還是一貫熱情的跟我們揮手道別,也一邊著手開工了。偉偉,還是一樣靦腆!

德華
驅車離開的路上,接到德華回我電話,很開心!於是,詢問過他之後,車子便開往德華工作的地方。德華在一間汽車修理店跟著哥哥(表哥吧?!)一起上班。他看起來很好。碰面的時間雖短,但很開心能像是拜訪老友一般,在知道彼此過得好的情況下,滿足的離去!

補充
這次,礙於工作地點和碰面時間,沒有留下照片,有點可惜!下回,我會盡力捕捉畫面的,畢竟,記憶真的很有限;而畫面,是更棒的語言!!

2011年2月8日

按照部落的呼吸

最近這兩個月,我有一個很深的體會,關於「按照部落的呼吸」。



做部落的工作,就要按照部落的呼吸來做。這是之前在基金會工作時,存放於心底的一個原則想法,時時提醒自己。


「按照部落的呼吸」,不容易。我,一個平地人,如何明白部落的呼吸?部落,其實有著屬於自己的呼吸,這是外人,特別是急於給予幫助的人,不容易了解的。


「部落的呼吸」是什麼?舉個簡單的例子,小學五年級的男生,假日大概就要跟著家人砍竹子,重香菇,到了國中,已經是家裡重要的勞力。寒暑假,不是拿來玩耍,是拿來工作的,上了高中,就更別說了。青少年,是最好幫忙家裡工作的年紀。於是,如果想要聚集部落的青少年,事先沒理解這一層部落的生活理路,便會引起拉扯和為難,為難家長,為難孩子,也為難自己。


最近這兩個月,我籌劃著要帶尖石的孩子去花蓮,在為難中做了各種準備。首先為難孩子,要孩子自己跟家長溝通,後來是為難家長。直到昨天晚上,做了一個決定:別為了既定的行程,完美的規劃,為難部落了。就按照部落的呼吸,如果大部分孩子下山有困難,那就我們上山去吧!這個決定一下,大家都鬆了一口氣,包括我自己。


上山去跟孩子一起工作,一起生活,這麼簡單的事情,為什麼得掙扎這麼久才決定呢?其實說來有趣,似乎只是一個外部的執念,以為把孩子帶離開尖石後山,孩子們的視野和世界可以因而打開。我多麼想帶孩子們去東華大學看看民族學院啊,多麼想要讓他們去廖老師的農場工作,學習另一種生態的知識啊。但這些想望,都跟2011年冬天部落的呼吸不協調。

2011年1月16日

【Mami記事】2010.12.25 聖誕結(桓佑)



今天陰天還有點下雨,很難得的可以呼出白煙,聖誕節的今天想到了陳奕迅的歌

我住的城巿從不下雪 記憶卻堆滿冷的感覺
思念的旺季 霓虹掃過喧譁的街 把快樂趕得好遠

落單的戀人最怕過節 只能獨自慶祝儘量喝醉
我愛過的人 沒有一個留在身邊 寂寞它陪我過夜

出發
早上10點起床,到那邊很順利的剛好12:00,等人的途中就在附近繞來繞去,從交大門口走到清大門口,再到對面的巷子裡鑽進鑽出,對附近稍微有點瞭解之後就開始慢慢逛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聖誕節,很多店家都沒開餒,有很多東西好新奇,很想吃吃看說...之後就躲在巷子裡休息,比較安靜無人,然後就等待佳儀的救援了XD 去劉家 雖然之前有在門外經過,其實我還是很緊張,我對附近的景象、濕度、氣味和文化很不熟悉,對這片土地還沒有很深刻的烙印。


進劉家門前,我還是在外面駐足了一下,深吸一口氣,才有勇氣踏進第一步。

室內濕度明顯比較重,氣味很熟悉有像似曾相識,但摻雜著一些飯菜的味道,飯菜的味道疑似是桌上的辣椒醬發出的(應該是辣椒醬吧),單調的日光燈底下有第一次見面的偉偉、阿妹子、德偉、阿妹妹和第二次見面的哈密再來就看到黑豹了,為什麼要特別提出來呢?因為他好像是在玩電腦中硬被哈密拉下來,露個臉又跑回去了,這時看到哈密的眼神,我都笑了,哈哈哈哈


再來就是德偉被生鏽的釘子刺到腳,他一直說沒關係然後腳又在痛讓我有點看不下去,就不要剛好假日不舒服,屆時急診就要花更多錢。就算臨時治療好了日後還要繼續預防接種,很麻煩。破傷風也有潛伏期得好不好大概是3~21天 (雖然大部分是14天內發生),當下當然不會有感覺。另外還要注意蜂窩性組織炎。

之後想去找一個可以聊天地方,所以就出發前往麥噹噹(新竹的麥噹噹是不是比要漂亮啊...台中的都沒什麼變耶...)移動中哈密一直被爆料他跟他女朋友的事,哈密一直的否認讓我一路從頭笑到尾。


麥當勞
停好車要往麥當勞走時有遇到教會在報佳音,他們還有發氣球,他們給哈密一個,我也很不要臉的要了一個,雖然不知道要幹嘛就突然想要= =
一開始在麥當勞時好尷尬... 佳儀去點餐、蕙婷去廁所、哈密不知道去哪裡(我忘了@@),就剩下我、阿妹子和阿妹妹,我本來就很怕生,很多人會覺得我不會壓,老實說,是好奇心戰勝一切(畫圈圈...)然而我現在沒什麼好奇的,所以就讓他乾吧!

至於聊什麼我就以照片代替吧


↑哈密對什麼都很好奇,這次是發票,佳儀正在解說什麼是發票


↑很喜歡他的眼神






↑蕙婷也在認真地講解什麼是發票


感情很好的姊妹



總覺得多了一個我所以那天氣氛有總說不出的怪.....


藥局
之後就出出發添購醫藥箱,順便幫德偉買清理傷口所需要的東西~

哈密、阿妹子和阿妹妹就在店裡跑來跑去的,好像還有人想買痠痛貼布

最後我們的藥師還很細心的教阿妹子怎麼處理傷口,雖然藥師說傷口先消毒再清理讓我打了一個問號。不是要先清理傷口床的細菌?

還有...我不太不建議使用優點塗傷口,優碘是拿來消毒皮膚的,不是消毒傷口,優碘會破壞牙肉組織,減低白血球活性...就是延暖癒合(雖然德偉的傷口小)


回劉家
回劉家時就讓德偉清理傷口~這時黑豹有下來餒,還偷偷問哈密:他是誰啊? (黑豹,去麥當勞之前你沒看到我唷...) 蕙婷還有讓哈密拿著相機拍照。

哈密拍照時還真有架式餒,看到我從這個角度拍還湊過來我旁邊拍拍看,哈哈!

之後佳儀在跟偉偉聊天時,我多半是聽到的是%!$@$%&*#,有點聽不太懂...所以就跟黑豹和哈密玩氣球(原來要2個氣球是這個原因) 順便預防氣球飛過去打擾到=''=

P.S其實我們還忘記一件事,好像有說要教他們怎麼從網路上對發票


中壢文豪家
前往文豪家時一直沒能聯絡上,還私下不斷禱告希望文豪會在...畢竟我現在一個月才能見到文豪一次面。

文豪你越變越大隻了,應該很快會超越我。我很開心見到你唷。

不過這次見完面,感覺好像變得比較熟了,有種很奇妙的感覺,感謝主。


回家
回家的路途很謝謝蕙婷帶我去搭客運,還請我吃美味的春捲,不過麻煩的是車都沒有到中港轉運站,站牌離東海都有一段距離,在跟我非常專業的朋友討論後,搭到火車站再做1小時的公車回東海比較經濟。

蕙婷說掰掰後,還有一段故事唷,在我吃春捲時,旁邊就有人問我是不是也到台中,我說:『對壓,我要回東海』,然後就聊了【中壢到台中】這段路線為何不見了的原因,校內的一些事情,什麼系的,住哪裡,到台中後還很熱心的帶我去附近的公車總站,很特別的一段經驗。

謝謝佳儀,謝謝蕙婷,
謝謝阿妹子、阿妹妹、哈密、黑豹、德偉、偉偉,謝謝文豪,謝謝東海畜產系的朋友、最後感謝主。

拍謝,我這篇遲到很久很久很久的紀錄

桓佑

2011年1月5日

【Mami記事】20101225 Mami Sun. afternoon record(蕙婷)

前往的有:佳儀、第二次跟孩子碰面的桓佑、蕙婷

探望到的孩子:本來是先要去探望莊家的阿布拉(但後來沒見到) 。劉家的德偉、阿妹子、阿妹妹、哈密跟黑豹,偉偉,以及在中壢的文豪。

我們都上了即席的一課---「阿布拉記錯碰面的日期」的學習

這一天,是許久前就跟阿布拉約定好的。一直到出發前幾天,因為佳儀有主動提起跟阿布拉聯繫的事情,所以我便沒再跟阿布拉講電話提醒了。但是,當天前往新竹的車程前,透過佳儀,我才知道我們還沒能聯絡上阿布拉(手機都沒接)。好在,最後在雙方一起「內外夾攻」之下,得知原來阿布拉是因為去上班沒帶手機出門,所以才會找不到人。因此,終於在中午時分,跟阿布拉聯絡上,也才發現他其實記錯了日期,錯把12/25的日子,記成12/24。當下,雖然彼此都覺得很「傻眼」(哈,又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了,但還是難免有這種感覺),甚至我不知道該不該轉搭往中壢(去看文豪)的車。但後來佳儀和我與桓佑碰面後,便達成了一些共識:(1) 希望阿布拉依然去上班,不要因此下午要請假(雖然我們也都想看看他,而阿布拉也有一點點想請假。),並且和緩的說明我們堅持的理由(對工作負責為先的要緊),而阿布拉也非常能夠理解!(2) 提醒阿布拉「下。次。請。不。要。記。錯。日。期啦!」(開玩笑但很認真的口吻)。

於是,我們便考慮下一個「本日行程」。決定先轉往劉家,看看有誰在家?

麥當勞談天趣(去)

到了劉家,很開心看見阿妹子、德偉、阿妹妹、哈密跟黑豹,陸續出現。而且,連好久不見的偉偉也在喔!!因為想帶孩子,到一個可以輕鬆但專注談天說地的地方,所以我們便轉往麥當勞摟。除了德偉,因為腳受傷(在跟德華一起工作的工地),提前返家休息,跟我們一起搭上車前往的孩子有阿妹子、阿妹妹跟哈密。

一路上,談笑的話題很多喔。有阿妹子和阿妹妹口中的「哈密跟他的女朋友的兩三事」、有兩姊妹在學校聖誕節活動的開心趣聞、有很會問問題的哈密,問我的「藥師是做什麼的?怎麼樣才可以當藥師?為什麼要考試才可以當?」的大哉問(最後這一題,好在有佳儀在場,可以幫我把答覆更明確的簡單化,變成小五的哈密可以聽得懂得語言呢。Ex. 「什麼是「能力」?Ans: 以學校剛舉辦的賽跑競賽,要先篩選選手為比喻來解釋。讚!)

到了麥當勞,我們就在輕鬆的氛圍當中,吃吃喝喝度過了一個聖誕節午後。(女孩們依然很害羞,所以多半是安靜的)

德偉受傷的腳要擦藥













離開麥當勞之前,我們去了一趟藥局,買了外傷可以用的藥品跟敷料,而佳儀也趁機幫每週三去尖中晚上的行動,添購了一個醫藥箱以備不時之需。

回到劉家說要幫巫偉擦藥,其實倒不如改名成「巫偉(師父)教我(徒弟)怎麼擦藥!」其實,雖然身為藥師,但我對這部份的常識是不足的。沒想到巫偉超級專業、俐落且謹慎有條理。因為,他在聽我一一說明使用方式之後,便很乾脆的告訴我說「唉阿!我們原住民跟平地人不一樣啦。不用這麼麻煩啦!」然後,便毫無誤差的,按正確的順序一一拿起生理食鹽水(清洗傷口)、優碘、外用藥膏,包。紮。完。畢!接著,這位帥哥,還一一為我示範如何把所有的瓶瓶罐罐,妥善無誤的包覆好,收納妥當;所以,最後他便以「師父」自稱叫我「徒弟」,而我也點頭如搗蒜的佩服不已!^__^

後來,腳包好了,帥哥興致接著便彈起了吉他,唱起了「恰似你的溫柔」呢!也難怪,巫偉會迷到一堆尖中的學姐們哩!^_^

跟偉偉談天(佳儀已寫於另一篇紀錄裡了喔。)



中壢文豪家

約莫下午四點,我們便從劉家轉往中壢文豪家。前往途中,雖然還是一直沒有聯絡上阿蓮(文豪的媽媽)跟文豪,但我們還是抱著碰碰運氣的心態出發,好在到了文豪家門口後,發現婆婆、文豪都有在家。文豪,又長高了呢!!!(真可惜這時沒拍照,所以沒能秀給大家看一下。)另外,因為文豪家的手機門號轉換,我們不知道往後該如何跟文豪可以保持聯繫,該怎麼辦?沒想到,文豪是這樣一派瀟灑的說「就隨緣吧!」。或許,這也該是我要學習的吧…!

以上側面紀錄完畢,若有不足也請桓佑幫忙補充喔!謝謝。

抱歉,這篇「紀錄」遲到很久的

蕙婷